曲票网>竞技>节日盛典 > 黏人精番外1
    李迩和周段时已经和好几个月了,但是他们的亲密接触也还和以前一样仅限于接吻和互相抚摸,李迩不是不想更进一步,只是之前被拒绝还是给他造成了不小的阴影。

    两个人也有擦枪走火的时候,但每次都是以周段时帮李迩用手或者口弄出来,自己去冲冷水澡告终。

    李迩在事后被抱着亲的时候也有提过,希望能帮周段时解决,但是周段时每次都只是亲了亲他的头发和额头,搂着他说再等等。

    等什么呢?

    李迩有些生气的想,是觉得他不行吗?

    李迩唯一玩的好的除了周段时,那就只有陆斯年了。

    陆斯年的伴侣沈忱和周段时是一起长大的,陆斯年身上总是会带着消不掉的吻痕在脖子上,不难看出他们已经上过本垒。

    于是在和陆斯年抱怨这件事时,陆斯年给他了一个药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这个真的可以吗?”

    李迩歪着头睁着大眼睛看着陆斯年,一脸疑惑,像只刚睡醒搞不清状况的猫咪,长卷的黑发贴在锁骨,白黑分明,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陆斯年幻想了一下周段时吃完药的后果,他有些担忧地看着李迩,怜爱的说:“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别用,直接和他说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毕竟他上次用了以后被沈忱骑了三天没下床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李迩收回贴靠陆斯年的动作,他窝回座椅上,耷拉着眼皮,陆斯年想李迩如果有耳朵的话,此时一定是飞机耳。

    “他只会说害怕我痛来拒绝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啊?你是下面那个吗?”陆斯年睁大了眼睛,帅气的脸写满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才不是!我当然是上面这个,算了,这次我一定要让他知道我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李迩下定决心,他今晚就要给周段时下药,让周段时被他操服!

    陆斯年叹了一口气,随后又和李迩说要准备的膏药,跟他说以后会用得到。

    最后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苦涩送李迩回家。

    他看着漂亮的猫猫即将入虎口,心里充满了愧疚。

    希望李迩过了今天以后还会理他。

    得到了陆斯年的指导,又通过渠道买到了药,李迩决定把他冲在牛奶里骗周段时喝下去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的是在下药的时候周段时就在他面前看着。